当前位置: 首页 >> 音乐

邪能复兴第章循规蹈矩好少年营养

2021-01-15 来源:哈尔滨娱乐网

邪能复兴 第95章 循规蹈矩好少年

安普里亚斯伯爵领位于佩雷拉达东南,这里有天然的环形避风港,且有寒流经过,海产丰饶。

褐色的巨大岩块筑成了城墙,墙面涂白,上面有海鸥与鲣鸟停歇。卢克深深吸了一口从海面来的风,感受着其中的潮湿和腥咸。离开了乡间的土路,进入安普里亚斯城后,少年发现这里地形复杂。

穿过狭窄的街道,民房上的绿色攀援植物触手可及,酒吧和咖啡馆会突然在下一个转角出现,展示它们门口木架子黑板上今日供应的饮食。水手们粗鲁下流的歌声混合着酒杯碰撞与口哨声传到街道上,和往来的商贩叫卖声混合到一起,让城市显得生机盎然。

越往港口去,就越接近海平面。马车在一家旅店门口停下,卢克付掉三枚银币的费用下车后,就被一群人围住。

“小伙子,住店不?”

“来我们这家,可便宜了。”

“你看我这头驴子,不如先把你载去我家旅馆看看,要是看了不满意呢,我再把你载回来。”

“不了不了。”卢克从一群热心的大叔大妈中突围而出。

天色尚早,自己得先去港务局调查一下,万一能迅速搞定,那就直接出海了,要是暂时搞不定呢,那再找旅社不迟。吉兰泰给了自己三枚金币,就算在这里好吃好喝住上一周也是绰绰有余。

港务局位于港口北部,建筑虽只两层,但占地挺大,加上铁栅栏和青草地组成的庭院,是这一片区域最显眼的建筑。

沿着港口的海岸步行,渔船与货船千帆林立。

有些船只打鱼进港,有的则在装货卸货,少部分带了出海游玩的乘客,这也是安普里亚斯城重要的财政收入之一。

当卢克经过一艘小型三桅船时,遇到了包船出游的凯伦一行。

凯伦瞄了卢克一眼就不再看他,仿佛把这人当成了卖蛤蜊或者石头项链的小贩。

佐薇背对着卢克,把扎着玫瑰金马尾的后脑勺朝向他。少女仿佛脑后长眼,卢克怎么走,少女都是那个不看不看的角度。

卢克只觉得一股凉气沿着脊椎窜上后脑——他终于想起佐薇之前和自己提起过到海边玩这件事了。

奈何同学我有正事啊。卢克三步并作两步,窜进旁边的小巷。

“佐薇,你好像心情不太好?”有人发现佐薇板着脸,周围的温度仿佛降了几度。

“没什么,突然想起我的剑术陪练需要好好提升一下抗击打能力了。”

卢克猛地打了个喷嚏,晃了晃脑袋走进港务局。局里人来人往,虽然热闹,但是秩序井然,全副武装的卫兵身着胸甲、手持长戟站在一旁虎视眈眈,似乎随时准备动手拿下即将出现的闹事者。

“你好?”卢克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对查询的流程一无所知,于是找了个看起来比较空的柜台,向里面的人发问。

柜台里坐着一胖一瘦两个中年男子,身着看起来有些不合身的港务局制服,嘴里叼着南部丛林特产的雪茄吞云吐雾。

瘦的那人抬了抬眼皮,没理卢克,胖的那人见状,大约知道轮到自己搭话,便仰起胖脸问道:“什么事,说来。”

卢克说想找十年前的一艘货船,这边应该会留下记录。

胖瘦两人对视一眼,然后瘦子指指旁边的另一个柜台:“去那边问问,我们这边不处理这种事务。”

另一个柜台果然受欢迎,排着大概二十来个人的长长队伍,柜台里坐着个白净男子,慢条斯理忙地不亦乐乎。卢克过去排了一会儿队终于轮到自己,再问这个的时候,被告知需要填个查询申请表。

领申请表的柜台前也在排队,虽然心中还惦记着午饭,不过查个船只记录嘛,应该很快,卢克填完申请表,再去那个柜台排队提交,而后那个白净男子扫了一眼表单,说这条件不合格。

“为什么?”卢克问。

“因为按照规定应该是这艘船的主人或水手才有查询的资格,你不可以。”

“你应该在我填表之前告诉我。”卢克双臂环抱。

“蠢货,你来之前不应该看看申请的流程?”白净男子的声调毫无起伏。

卢克就奇怪了,查个东西怎么搞得和最严谨的魔法教学似的:“流程在哪?”

“你横攀竖比是不是没长眼?墙上贴着这么大你看不到?好了下一个。”白净男子把申请表对折,朝卢克的方向一扔。

卢克终于在大厅的墙角看到几张布告上密密麻麻的提示,只是他再想详细问问时,却被后面的人拨拉到了一旁。

墙角的布告发霉泛黄,看起来多年未变,以卢克不错的目力快速读完,也没有发现和所谓填表相关的条例。正当他不信邪特别引入了“M”和“T”两个特殊计费单位准备再看一遍时,肩头突然被轻拍了一下。

身后是个佝偻着背的人,一根不知从那里捡来的断缆绳胡乱扎在腰间,把粗麻外套和从膝盖位置剪开的裤子束缚住。那衣服原先大概是浅黄,不过在积累了大量的污垢和脏土,再加上不知是人身上还是食物上的油腻,最终变成了油亮的褐色。

“嗯?”卢克忍住退开一步的冲动,因为他发现这男子身上有鱼腥混合着劣质香水的刺鼻气味。

“叫我琼斯就好,呵呵,”男子挺了挺腰,看上去充满自信,不过凹陷的两腮和只剩下几缕头发的秃头让这种姿势显得有些滑稽,“让我猜猜,一位来自佩雷拉达的贵族少年,对不对,是什么风把他吹到港口,还跑到这种地方和精干的港务局大人们打交道呢。”

卢克警惕地看着他:“你知道我来自佩雷拉达?”

“咳,你这条麂皮腰带是佩雷拉达特产,据我所知,是三年前的宴会上克拉克伯爵赠送给大小贵族的东西。”

卢克点了点头,皮带的确是费迪南德送他的,大哥前两年壮了许多,换了新的腰带:“所以,我来自白槭领,那么琼斯,你有何见教?”

“当然是帮助像您一样的大人办理事务!”琼斯浮肿的双眼眯成了一条缝,咧开嘴笑时,露出了几颗断掉的门牙,“您是高贵的人,怎么可以和我们这种卑贱的水手一样挤来挤去,排队等那些港务局大人差遣。”

“你的意思是能帮上忙?”

“当然,当然,”琼斯双手搓动,“只要一点小钱,我就能把您想要的东西全部搞定,而您,只要找个椅子坐会儿……甚至可以去附近的酒吧来杯鸡尾酒,要是您愿意和酒吧里美丽的花儿们进行深入的交流再回来,也是可以的。”

“我没那么多时间,”卢克打断了琼斯的絮絮叨叨,“说吧,多少钱。”

琼斯伸出一只手张开。

“五十枚铜币?”这个价格似乎有点贵。

“哦,您似乎是第一次差遣我这种下人,”琼斯似乎想到了什么,点头道,“不过没关系,我老琼斯在这一带的价格还是很公道的——5枚银币,就是这个价格。”

“不可以。”卢克挑起眉毛,转身就走。

琼斯连忙拦住少年,脸上堆满了笑容挤出的皱纹:“我理解,我理解,不过您可以看看那边这个人。”

卢克顺着琼斯隐蔽用手指出的方向看去,正好看到一名排到前面的人掏出一根雪茄弹进了柜台,里面的港务人员迅速处理,半晌之后,那人拿着文件淡定离去。

琼斯掏出一个精致的铁盒子打开,里面正是满满一盒港务局大爷们抽的雪茄。

这个盒子花纹细腻,上镶银丝,是如此精致华丽,放在琼斯身上简直如同乞丐手中的国王权杖。

“你就这么告诉我了?”卢克不解地问道,“难道不怕我也去弄些雪茄,自己去排队?”

“唉,这里除了我老琼斯的脸,谁都不好使,”这秃子挺起胸,拍了拍自己的脸,卢克发现他右手的食指和拇指都没有了,“你可以再去试试,不怕实话告诉你,一个异乡人想要把这事情按流程搞定,没有十天下不来。”

或许还有别的办法,卢克心中不服,他在深夜摸进这里和花钱买情报之间犹豫。

根据卢克的观察,港务局守备森严,除了大门的岗哨和卫兵,庭院中也有全副武装的巡逻兵,更麻烦的是各个角落似乎还拴着军用猎犬。

翻墙或躲过视线的确简单,欺骗猎犬的鼻子可是难于登天。

五枚银币,不值得自己冒这个险。

“我现在把钱给你?”卢克问。

“当然不必,我把这事儿办成了,您再赏我不迟。”琼斯似乎完全不怕卢克食言或反悔。

卢克把申请表递给琼斯,秃子却嗤之以鼻:“您还真的以为需要这东西?可以留着做个纪念。”

琼斯也不排队,他直接找到一个排得靠前的人说了几句什么,人家便让出了位置。而那个办事的白净男子在不动声色把雪茄拂进抽屉后,快速帮琼斯开具了一份证明。

卢克看着琼斯行云流水般的速度目瞪口呆,那神色和表情恍如在自家厕所闲庭信步。

“想不到这事情还不能一次搞定,”琼斯回来了,他从光秃头皮上摘下一颗臭虫吧唧一声捏爆,“不过也没什么大问题,你拿着证明再去副局长办公室一趟,找他签字即可。”

卢克快速扫了一眼手里的证明文件,按照盖了章的文件内容显示,该文件持有人是当年荧光之潮号上大副的二姑妈的七舅姥爷的儿子的女婿。

“见了副局长可要注意礼节,当然对您这种贵族来说完全不是问题,”秃子指明副局长办公室的方向,“老琼斯我就在这儿等您,出来就能看到。”

“你的钱来得可真容易。”卢克盯了他一眼。

“比起贵族老爷,那真是彼此彼此。”琼斯嘿然一笑。

成都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医院
张家界治白癜风哪家医院比较好
上海哪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友情链接
哈尔滨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