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电影

剑绝九天第九章狂猪雷猛四节能

2020-10-19 来源:哈尔滨娱乐网

剑绝九天 第九章 狂猪雷猛 四

冲击斩,是雷猛凝聚了黑铁一级的所有能量,激发狂猪剑种的天赋技能,这一招也是他最后的底牌。

所谓冲击,就是抱着势死如归的气势。不成功,则成仁,绝对没有逆转的可能。

施展完这一招,雷猛自己也会因为力竭而变得有些疲惫,这招用在萧宁这个半大的少年身上,确实有些浪费。

不过雷猛已经完全被激怒,根本不计后果。而且在他看来,萧宁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避开这一招,而他自己,只要休息一段时间,就能完全恢复过来。

冲击斩气势惊人,再加上狂猪剑的体积,与雷猛本身的体形,对萧宁来説,就像一座xiǎo山直接压过来,让他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只是,这本来就是萧宁故意设下的陷阱,刚才那一番嘲讽,目的也是为了让雷猛不顾一切,使出冲击斩。

在雷猛刚刚发动冲击斩的时候,萧宁双腿发力,身体已经高高跳了起来。

左右两边空间都被封锁,却还有上面。狂猪只懂得横冲直撞,根本照顾不到上空。

“跟我想的一样,现在这具身体虽然孱弱,不过还算灵活。”

萧宁嘴角微微上扬,看着目光略显错愕,而后变得惊恐起来的雷猛,心神顿时放松下来。

年轻也有年轻的好处,身体力量不够,柔韧性却很好,只需掌握好发力角度,跳个两三米不成问题。

冲击斩一旦使出,就不能逆转,看到萧宁再次避开,雷猛不禁惊叫起来。

刚才他的注意力都在萧宁身上,竟然没有注意到,前方就是暗河。

完了!!

现在再想收力已经是不可能了,而且就算真的勉强让他收住势头,身体也会被这股逆袭的力量重伤,再加上施展绝招之后的疲惫,还不是任人宰割?

“你等着,我……”

雷猛还想撂狠话,突然脚下一空,“扑通”一声已经栽进水里。

留下只能任人宰割,但冲进水里,却不一定会死,或许下面别有洞天。

雷猛虽然暴戾凶狠,却也不是没有脑子,要不然也不可能在村子里横行那么多年,让人毫无办法。

只要让他撑过这次劫难,归来之日,就是萧宁的死期。下一次,他不会再那么大意了。

雷猛的下场,早在萧宁意料之中,刚才那个角度,是他一步步计算,慢慢调整好的。

只要雷猛因为愤怒失去理智,就不会发现被他身体挡住的暗河。

狂猪是土系妖兽,到了水里必定受到极大克制。雷猛施展了冲击斩之后,身体本来就疲惫,到了水里更是雪上加霜。

只是,对方最后那狠厉的表情,让萧宁面色一寒。

“本来我不想做得那么绝,不过为了以后的安宁,只能斩草除根了。”

从空中落回地面,萧宁膝盖微微弯曲,已经把大部分力量卸去,紧接着脚尖一发力,借着最后那股冲力,身体猛然扎进水里。

地下水流湍急,水性不高明的人必死无疑。但为了防止万一,萧宁还是要看到雷猛的尸体才能安心。在入水的同时,当初从黑子那里夺来的短剑就已经出现在手中。

甫一入水,萧宁身体就激灵灵打了个冷颤。

水里温度极低,让他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冰凉的河水刺激得他险些晕过去。

好在十三岁的时候多少还是修炼过,体内不多的元力运转,刺激气血,抵抗河水寒气。大脑顿时清明许多,体温也慢慢当我坐在场边看队友们打球时恢复正常。

萧宁知道这种情况不会坚持太久,毕竟他元力有限,就算不被冻死,也会窒息而死。稍微辨认了一下方向,发现水底不远处正冒着一个个气泡,雷猛应该就在那个位置了。

迅速游过去,惊跑了一群游鱼,萧宁紧握着短剑,很快就发现雷猛的身形。

雷猛的意识已经开始涣散,疲惫加上低温与窒息,让他达到崩溃的边缘,身体下意识扑腾着,却因为土系剑种带来的副作用,有些难以为继。

“哼,我还以为你求生意志有多强,原来也不过如此!”

萧宁暗自不屑,直接过去,一剑刺进雷猛心脏,没有受到任何阻拦。

雷猛受到攻击,痛感让他张大了嘴,想要痛呼,河水却倒灌而入,只发出“咕噜噜”的水泡声,挣扎了几下就此气绝。

“这把剑留着还有用,倒是不能弄丢了。”

萧宁将短剑抽出来,又在雷猛的尸体上搜索一阵,摸出几枚银币。

“一枚银币可以换一千铜币,这家伙倒是挺有钱的,恐怕是从村民身上压榨来的吧。”

“咦,竟然是剑源石?”

突然,萧宁从雷猛身上摸出一颗青色晶石,比雷猛自己那颗剑源石稍大一些,应该也是黑铁级的。

妖兽体内结成的晶核,叫元晶石,用秘法把其中杂质萃取出来,就成了剑源石。

想要凝炼剑种,剑源石是基础,用精血炼化剑源石之后,就会在体内形成一个晶核,承载元力。

有了这个晶核,才能降服妖兽,凝炼剑种。在释放剑种之时,投影出来,方便元力激发。所以,剑源石是非常重要的。

剑源石也分等级属性,等阶越高,就能容纳更强的妖兽。如果剑源石和妖兽是同属性,那就更容易收服妖兽,炼化剑种。

“嘿,青色晶石,那就是风属性的了。等级虽然很低,对xiǎo村庄的人来説,却是一大笔财富,很多人一辈子都凑不齐买剑源石的钱。”

“如今我身无分文,这块晶石倒也能换十几枚银币,加上刚才搜到的那几枚,可以解决很多问题。”

萧宁把银币跟剑源石收好,满意地拍了拍,再次辨认了一下方向,向地洞的位置游去。

拿雷猛的钱财,萧宁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反正都是不义之财。

不得不説,萧宁的水性确实很好,逆水而上,还能轻易辨认方向,很快就回到了地洞中,从暗河中爬出来。

回到地面,不禁长出口气,“只是,有diǎn冷……”

萧宁抱着胳膊打了个喷嚏,刚从水里出来,全身都湿透了,不断往下滴水。衣服紧紧贴在身上,有些难受。

他知道这里有人,自然不可能在这里脱衣服,而且也没干爽的衣服给他换,只能就这么回去了。

虽然他心中也奇怪,为什么他跟雷猛闹了这么久,对方也不露面,不过只要不干扰到他,那也无所谓了。

反正他杀死雷猛这样的恶霸,也不怕传扬出去。

“刚刚出了一身汗,现在又被河水浸透,还是尽快回去换身衣服,不然怕是得感冒了。”

与雷猛的战斗看似简单,萧宁其实也是尽了全力,每个步骤稍有疏忽大意,都会万劫不复。

毕竟他现在的身体实在太弱,就像瓷器一样,稍微碰一下就很容易碎了。

解决了麻烦,心中一阵轻松,萧宁也没再多留,大踏步离开了地洞。

在他离开不久,埋葬xiǎo薇的那个秘洞中,缓缓走出两道身影。

这两个人,身上穿的服饰与村里的护卫队成员有所区别,却是同种样式,在质量上要更好一些,显然不是普通的护卫队成员。

“夏哥,刚才为什么不让我出来?这两个人也太无法无天了,完全没把我们护卫队放在眼里啊!我们一边救人,他们反倒一边自相残杀,枉费我们一番好心了。”

説话的是其中一名长得比较结实的青年,语气中带着一股天然的优越感,似乎对这村里的人很不屑,对萧宁二人没有请示过他们就自相残杀显得很不满。

被称为夏哥的人,看起来倒是比较温和,他年纪也更大一diǎn,也显得更加沉稳。

这两个人,正是此次负责救援的正副队长,正队长夏风鸣,以及副队长吴世军。

夏风鸣看着萧宁离去的方向,道:“我们留在这里,是发现近日有人待在这洞里的痕迹,怀疑妖兽袭击可能是外人引起的。不过他们之前的对话你也听见了,事情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这次妖兽袭击应该只是意外。”

“既然他们是内斗,我们也没必要参与。而且,雷猛那人我也有所了解,欺行霸市,为人凶狠邪恶,死就死了,也没人会追究,这件事到此为止,出去也不要再提。”

吴世军很不以为意,但他知道夏风鸣就这种性格,説再多也没用,只得撇了撇嘴,暂时不纠结这个问题。

夏风鸣笑了笑,道:“説起来,那个叫萧宁的xiǎo子倒不错,冷静机敏,战斗天赋也很强,面对实力对比明显的敌人,还能利用种种条件反杀,这人绝对是个天才,值得培养。”

吴世军心头一凛,面色也肃然起来,“他的动作规范,进退有序,应该不是普通少年能比的,或许有高人指diǎn过他。”

以普通人的身体条件击杀黑铁一级剑客,这份能耐当真不xiǎo,至少他们那个年纪的时候根本做不到。

夏风鸣知道吴世军的意思,这是在提醒他萧宁背后可能有人,不要随便打萧宁的主意。

吴世军的为人,夏风鸣自然清楚,嫉贤妒能,怕是担心把萧宁带回去会威胁到他的地位。

无奈地摇了摇头,夏风鸣道:“以村子的惨状来看,这里不可能有什么高人,最多就是萧宁曾经被人指diǎn过而已。自行领悟能达到这一地步,他的资质,就算我不説,你应该也清楚,或许还能给家族带来一段辉煌时期。”

“不过这件事,还要看他自己的意愿,就算他真的加入我们家族,也不会影响到你什么,你最好不要打他的主意。”

该説的都説了,夏风鸣也不去理会后者,反正有他在,也不怕吴世军真做出什么过份的事情来。

只是他不知道,吴世军心中想的却是另一件事情。

这次妖兽袭击事件,説大不大,根本用不着正副队长一起出手,吴世军主动要求来这里,是因为他收到消息,雷猛得到了一块价值不扉的剑源石。

剑源石本就不便宜,好的剑源石更难能可贵,就算自己用不上,拿出去换钱也能得到一笔不xiǎo的收入。

本想着找个时间去找雷猛讨来,却没想到会遇上这种事。

雷猛被一个半大的xiǎo毛孩干掉了,看萧宁离开时,怀里鼓起一个xiǎo包的样子,那块剑源石显然已经落在萧宁手中,吴世军的目标也得转移了。

那颗剑源石早就是他眼中的囊中之物,又怎能让夏风鸣真的将萧宁带回家族?到时候事情败露,族规可不是吃素的。

“看来,得好好计划一下才行!”吴世军眼中闪过一丝阴险之色。

正规换锁公司电话
河池看白癜风要花多少钱
咳嗽咽痛吃什么药好
友情链接
哈尔滨娱乐网